诗词首页 > 诗词大全 > 临江仙赏析

临江仙

作者:李煜 朝代:唐 体裁:词 



【原文赏析】:
秦楼不见吹箫女,
空馀上苑风光。
粉英含蕊自低昂,
东风恼我,才发一衿香。

琼窗梦□留残月,
当年得恨何长。
碧阑干外映垂杨,
暂时想见,如梦懒思量。


【诗词注释】:
注释注此首及下一首“临江仙”词牌原作为“谢新恩”,因王国维认为系临江仙调,今暂从王说。□原缺字。.秦楼秦穆公为其女弄玉所建之楼,亦称凤凰台.吹箫女即弄玉.古有弄玉吹箫乘凤而去的典故,故后人以此来表示人去楼空,睹物思人之情. 2.上苑帝王园林. 3.粉英别版误作粉莫.粉英金蕊,指各种颜色的花.自各自。低昂,高低起伏。 4.衿衣领。一衿香衣服上散发的香气。 5.笛别作“梦”,“箇”。前面缺字不可考。 6.懒别版误作嫩,娥.思量思念. 这是一首思旧词.看词意,可以看作是后主为昭惠后,即大周后所作的悼亡词.属前,中期作品. 上片写思人.起句用吹箫乘凤之典.秦楼依然在,而吹箫之人已逝.人去楼空,只有昔日的风景依旧.睹物思人,更有物是人非之感慨.万紫千红的花各自迎风自开放,随风起伏,这本是美好的春色.但却勾起了作者无限的伤感.连东风吹来花朵的香气,也令他感到懊恼.因为这令他想起了已故的人衣服上的香味.不禁怨东风,为何来得如此晚.东风迟吹,春花晚开,而人却已早早地逝去.更添伤感. 下片写追忆.梦醒后,作者对着琼窗,回忆起当初一起吹笛吟和的日子.可只是昨是今非.笛残梦断罢了.又怎令人不悔恨.倚着碧玉栏干望见杨柳依依,想起与爱人,只能在梦中暂时相见了.而回忆当初,好似做梦一样.人生如梦便如梦罢,相思苦极,已懒得再去想了.相思到了极致,已不愿再相思.反语更令人感到相思之苦,不堪回首. 从词中,秦楼,上苑,琼窗,碧玉阑干这些词语来看,这阕词写得应该是宫廷生活的真实写照.也就是说,是后主思念大周后的真实感情而非虚指.两个亮点一是恼字.风吹花发,本来极正常不过,正是春色盎然.而作者却说东风恼我.将东风拟人化.本来自己思念爱人而苦恼,却怨东风故意惹他气恼.因为苦闷不已,故此无理.无理得令人唏嘘.二是懒思量.前面一直在回忆往事,梦里相见,而结尾却说如梦懒思量.此懒并非不思量,正是思量到了极点!此处反说懒思量,可见日日思量之苦。

【诗词出处】:


【更多李煜的诗词】:

【更多同朝代的诗词】:


收藏本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】【顶部
©2007-2014 六九福网 版权所有